台灣學者前往中國任教,如台商台幹西進尋機會並不稀奇。然而,搭上近年陸續崩盤的高教招生態勢,卻引發了新的效應。台師前進中國,或許將不再是早年的重金挖角,而是走投無路的不得不然。

7月底,位於台南鹽水的南榮科技大學成為近年大學退場的第5張骨牌,少子化現象再次掀起社會輿論波瀾。

在南榮「轉學安置說明會」現場,除了家長劍拔弩張,希望爭取原地畢業,另一群在會場門口舉著抗議布條的人,同樣引人注意,他們是南榮科大的教職員。

未來學校關了,有什麼打算?企管系陳老師(化名)嘆口氣,「朋友介紹大陸那邊有學校缺,我們幾個老師會一起過去吧。」

南榮科大從5月停發教職員薪資,陳老師自願做無薪教授3個月,然而全校原本100位教職員,已有40位先行離職。根據陳老師了解,離職者已有7位赴中國面試、取得教職。

約莫同一時間,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在臉書的一則貼文震驚四座。中國某高校直接將一封招募台師的邀請信寄給全台多所私立學校教職員,信件內提到:「是否可以考慮來快速發展中的XX學院工作?完全沒有招生、兼課、少子化等問題。」

這段話,深入台灣高教的經脈,直指病灶,也某種程度地溫潤了私校老師們的學術熱忱。(延伸閱讀:大學倒了第5間,為什麼還是一團亂?)

擺脫招生業務命運,只求作個「正常人」
「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同事都在聊,今天要到哪個學校去招生?互相揶揄,老師還要當業務!」過去曾在私立院校兼職的謝老師,今年至中國福建某康養學院服務,「雖然大家會來多是不得已,但完全不用招生,感受好多了。」

「那種痛苦是北部老師沒辦法體會的,晚上要去拜訪,哀求學生來讀,」設計系楊老師曾在某已經倒閉的大學任教,「現在我在福建一家外貿學院,不只不用招生,連行政什麼的都不用,可以專心做好教學、研究,教育品質改善很多,」楊老師感嘆。

從明道大學前往浙江一所學院任教的林老師,專長是管理,「現在確實比較有時間寫論文,我這4年寫了72篇,很多上不錯的期刊,若是在台灣的學術環境絕對沒時間。」


近年因少子化趨勢,許多私立大學面臨招生人數不足的危機,要求校內教師必須承擔招生業務,無法專心教學,也使得不少教師興起「西進卡位」的念頭。(黃明堂攝)

5年前,林老師的學長嗅到台灣高教少子化危機,建議他先「西進卡位」,他慶幸聽從學長的先見之明,「這兩年才來的算慢,待遇沒那麼好了,」林老師說。

「中國只要像個正常人對待,還不用高薪禮聘喔,多數就願意點頭了,」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伯儀嘲諷地說。大學教授的工作範疇本不含招生、行政等事務,但在少子化趨勢下激烈廝殺的後段私校,卻成了學者們的主業。(延伸閱讀:高教又崩又潰?最新指標讓危險大學曝光)

「私校老師面臨中年失業的威脅,中國一招手,他們當然就去了。這幾年這確實是一個趨勢,南榮、亞太、大仁都有人過去,」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表示。

然而,台灣至今仍沒有學者赴中任教職的專門統計。長期與中國進行學術交流,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指出,「陸委會之前的訊息是台灣赴大陸的博士師資,一年有400個,去年還祭出惠台31條,事實上從更早的三中一親、一代一線、融合政策,中國大陸早就展開對台工作。」

陳振貴認為,400個的說法偏少,估算至少1,000人,而且隨著大學退場會越來越多。「千名台師」這個數字,與高教工會的預估、台師大陸群組人數相仿。(延伸閱讀:台灣教授逃亡潮 以後誰來教大學生?)

從「座上賓」,轉為「求上車」
惠台手段長期皆然,學者赴中尋機會並不稀奇。但搭上近年陸續崩盤的高教招生態勢,卻引發新的效應,台師前進中國,不再是早年的重金挖角,而是走投無路的不得不然。

台籍學者不約而同觀察到,現在進場的平均薪資待遇,僅比台灣好上一些。「沒有很多條件跟對方談價錢嘛!」尤榮輝直言,「因大學退場轉赴中發展的老師,若可取代性高,無法奢望禮遇,能比照當地就不錯了。」


近年引發的新一波台師西進效應和過去有所不同。已經不再早年的重金挖角,而是因為大學退場、走投無路的不得不然。(Shutterstock)

在台灣,一名助理教授年薪大約90萬台幣,但根據設計系楊老師在福建的經驗,「因為沒有績效,剛畢業的博士生只有18萬人民幣(不到90萬台幣)。」生物工程系謝老師也說,「有人說2、3倍,現在是不可能啦,離鄉背井去,划得來划不來,看你怎麼考量了。」

教學要求也不若往年,學者多受邀至對岸「講課」,台師不僅被更嚴格地要求論文的量與質,還得訓練學生參加國際比賽、拚獎盃業績,「我認識一個老師,被要求一年產出3篇SCI論文,沒有就不續聘,」陳振貴舉例。

才帶學生赴杭州參加完創新創業比賽,管理系林老師也認為,挑戰確實變大了。

但因為僧多粥少,台師也因此從昔日的「座上賓」轉為一窩蜂「求上車」,競爭越來越殘酷。顯然橫渡海峽,脫離了招生的困厄,並不代表就此一身輕。

不過,要赴中國求職,並非人人可行。退場造成的台師西進潮,雀屏中選者與其說是基於學術成就考量,更多的是行政權力獨攬下的結果。

「現在前往卡位多半是靠關係,沒有太多公開媒合,」林伯儀解釋,「你要跟高層有關係才有工作機會,我們看到很多以前不滿校長的私校老師,現在都要努力去巴結上級。」人情現象當道,導致最有能力的人反而無法出頭。

思想審查抓更緊,非文科也有難處
台師成群投靠對岸,不僅要適應趨嚴的競爭,卡位的潛規則,昔日讓台灣老師水土不服的主因——思想文化差異,同樣少不了。在人文學科,近年更因兩岸政治氛圍,老師要面對更極端的監控機制。

一名陸籍知名大學教授描繪中國的教學現場,「我們每個教室都有一個探頭(監視器)對著老師,一講錯話,工作就沒了。」甚至學者不得用全球史的方法做清代研究,原因是會「分裂中華民族」。

前往福建教設計的楊老師表示,「這幾年思想管控真是抓得更緊了。設計講創意思想,常需要比較『國際』案例,講話就要特別小心,不小心把台灣講成『國』,就完蛋了。」

他最不能接受的是「推門聽課」,「各階層領導隨時在上課時間,進入教室坐在前面,完全不用打招呼。」

不只外來的監視,課堂上的學生也可能就是黨工、黨員,「學生們會在課堂監控你,有什麼不對,馬上反映給黨務系統,」對楊教授來說,生存之道便是「把台灣教學自主的那套,完全拋棄掉」。


近年因為兩岸政治氛圍的改變,西進台師要面對更極端的監控機制,包括教室內安裝的監視器、階層領導階層在教室內「聽課」,甚至是課堂上的學生也可能就是黨工、黨員。(Shutterstock)

因為價值差異過大,人文學者一直都不是西進主流,以理科、商科佔大宗,這群也是在政治面較能入境隨俗的老師。在福建教生物工程的謝教授表示,「我是去上課,不是去傳教,把專業教好,不要牽扯政治就不會有事。」

不過,談到申請研究計畫、拿經費等學術場域的要務,謝老師也頗感無奈,「確實有這樣子(差別待遇)的問題。所以通常是大陸老師去提,我們在後面幫忙做。」企管系林老師也說「要拿研究案,需要人脈,也是有台灣人拿到,但很看『運氣』。」

退場的流浪教師潮,有解嗎?
受到少子化衝擊,台灣高教的淘汰賽已正式展開。流浪教師似乎是學生減少下的必然,但林伯儀有不同觀點,「當年高教擴張,老師員額其實沒有跟著擴張,造成生師比超標;現在學生變少,生師比有機會更合理,不一定要同步裁減教師員額。」(延伸閱讀:高教又崩又潰?最新指標讓危險大學曝光)

OECD國家的大專院校老師,平均每人要帶17個學生;反觀台灣,每位老師則肩負26位學生的重擔。「教育部若給更多資源,學生能得到更好的受教權,老師也不用流浪,去看人臉色,」林伯儀總結。

尤榮輝則建議,政府可疏通高教人才至東南亞發展,「中國學術風氣並不是那麼自由與民主,還是有風險,結合新南向政策能多一條出路。」

無論挹注資源或開拓另一條路,在解方上路以前,退場學校的老師只能接受現實,有人返鄉種水果,有人轉進產業界,多數則西進求生存,畢竟他們連勞基法的失業給付、職業訓練都沒有。

老家在彰化的楊老師感嘆,「如果可以,當然還是想在台灣當老師,加上我家小孩今年上高中,很想和家人一起生活。」供過於求的台灣高教市場,讓他近幾次回台面試卻都未果。教熟悉的台灣學生、陪孩子成長,對楊老師是遙遙無期的想望。

人才國際流動是常態,但絕非因為在台灣看不見機會,只好被迫出走。在南榮科大成為第5所應聲倒下的學校後,還有多所淹水線大學岌岌可危。每一所,都有一批批老師正收拾行囊,與培育他們的土地以及自由的教育環境,告別。(責任編輯:吳凱琳)

資料來源:天下雜誌


兩岸進修專家 - 亞設諮詢顧問
ACA, Asher Consulting Agency
以數十年專業經驗,結合兩岸三地豐富資源,提供給您最週全且細緻的進修服務。強調量身訂作,針對各式需求,打造專屬於您的學習及預算規劃;透過一對一專人服務,有效掌握課業進度,協助取得國際認可專業學位,帶領您成功邁向人生嶄新巔峰。免付費諮詢專線:0800-780-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