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72屆世界衛生大會25日審議通過了《國際疾病分類第11次修訂本》,首次將起源於中醫藥的傳統醫學納入其中,這一成果離不開各國醫學界人士長期不懈的努力,體現出中醫乃至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合之道」。國內外多位專家表示,這將是中醫走向世界的「里程碑」。

 

「和合之道」促共識

《國際疾病分類》是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的、廣泛用於疾病診斷統計和分析的國際標準。經過長達10餘年的研討,傳統醫學終被納入這一國際標準,其過程與結果恰恰體現出中醫乃至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合之道」。

據介紹,中日韓及歐美專家都參與了研討,通過交流與溝通,最終達成共識。美國針灸理事會保險信息網主任塞繆爾·柯林斯說,這一過程也曾遭遇一些阻力,這主要是因為國際上對傳統醫學術語和定義還缺乏廣泛理解。

中醫界人士表示,中醫專家對相關國際法規體系及制定過程並不熟悉,而外國專家對中醫藥也不很熟悉,因此,充分溝通增進了解十分關鍵。

此外,傳統醫學應用較為普遍的中日韓等國通力合作,也是取得這一成果的重要因素。日本京都大學副教授伊藤美千穗說,在《國際疾病分類》這個為西醫搭建的系統中加入傳統醫學面臨很多技術難題,中日韓三國首先需要協調好有關定義和範圍,才能向歐美專家去闡釋並使其接受。

韓國慶熙大學教授印昌植舉例說,傳統醫學相關名稱、用語的英文翻譯,就是各方需要共同解決的一大難題。儘管難度很大,但各方通過溝通不斷增進相互尊重和理解,最終達成了一致意見。

  

打通「任督」助發展

多年來,傳統醫學界孜孜不倦,卻仍難躋身國際主流醫學。儘管納入《國際疾病分類》並不代表傳統醫學國際化將一片坦途,但專家認為,這好比打通「任督二脈」,不僅有里程碑式意義,還有進一步推動傳統醫學國際化的現實重要性。

世衛組織傳統醫學、補充醫學與整合醫學處處長張奇表示,將傳統醫學納入《國際疾病分類》,標誌著以世衛組織為代表的整個國際公共衛生系統對包括中醫藥以及來源於中醫藥的這部分傳統醫學價值的認可,同時也是對中醫藥在中國、在國際上應用越來越多這一現實的認可。

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說:「中醫可以在現代醫學疾病分類系統中佔有一席之地,這是中醫療效和安全性證據被接受的前提,也是中醫被世界接受的基礎。」

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教授渡邊賢治也認為,這將成為促使傳統醫學更加廣為人知的一個契機。

據介紹,《國際疾病分類第11次修訂本》在設計上更容易與電子健康記錄和信息系統融合,有助於縮短中醫等傳統醫學在歐美等地推廣應用的過渡期。德國漢堡大學附屬埃彭多夫醫院漢薩美安中醫中心主任斯文·施羅德相信,這是「向著正確方向邁進了一步」,希望此舉能夠推動德國醫保公司將中醫納入保險範圍。

此外,專家認為,這一成果對於中醫本身的規範化發展也有助益。上海中醫藥大學教授竇丹波說,鑒於中醫服務人群廣泛,這將有利於中醫等傳統醫學的監管,有利於中醫藥的安全性,也有利於中醫藥的療效對比等。

 

循序漸進路漫漫

納入《國際疾病分類》只是第一步。中醫等傳統醫學的國際化還遠未大功告成,仍需在標準化和國際合作方面加大力度,久久為功。

《國際疾病分類第11次修訂本》計劃於2022年1月1日起生效,而傳統醫學為國際社會普遍接受還需更長時間。柯林斯舉例說,《國際疾病分類第10次修訂本》於1990年通過,但美國直到2015年才實施,因此傳統醫學不太可能迅速在美國得到大範圍推廣和應用。

張伯禮也認為,中醫有獨特的理論體系和診療方法,被國際社會廣泛接受將是個漸進的過程,不會一蹴而就。儘管中醫等傳統醫學已經被納入《國際疾病分類》,但在其中所佔比例還很小,有待不斷完善、擴充。

進一步提升國際化水平,需要繼續推進中醫的標準化、現代化工作。中國海軍軍醫大學藥學系天然藥物化學教研室主任張衛東就認為,用現代科技手段讓世界對中藥的認識「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至關重要。近年來,已經有一批中藥方劑通過明確藥效物質、建立標準化生產鏈,更好更快地為歐美市場接受。

更多地開展國際合作研究,也是傳統醫學國際化的必由之路。對此,多位國際專家也表達了與中國同行合作的意願。印昌植說,傳統醫學的全球化發展,離不開中日韓三國專家的密切合作和共同努力。施羅德則表示,希望多開展中醫領域的跨國合作研究,在國際期刊發表相關論文,證實中醫療效。(執筆記者:李雯;參與記者:譚晶晶、陸睿、耿學鵬、田穎、華義、劉曲)

資料來源:北京新浪網


兩岸進修專家 - 亞設諮詢顧問
ACA, Asher Consulting Agency
以數十年專業經驗,結合兩岸三地豐富資源,提供給您最週全且細緻的進修服務。強調量身訂作,針對各式需求,打造專屬於您的學習及預算規劃;透過一對一專人服務,有效掌握課業進度,協助取得國際認可專業學位,帶領您成功邁向人生嶄新巔峰。免付費諮詢專線:0800-780-770